顶部广告

【荷塘】老照片里的岁月(散文)

编辑:散文精选发表日期:浏览:4

热门搜索 老照片的散文 

摘要:沅河文化在人们记忆的深处永远也抹不去:西禅寺的晨钟,东林寺的暮鼓。
沅水飘浮的白帆,船工的号子簰筏在簰估佬的“歪哟……哦嗬……啊哦嗬呀……”高亢,粗犷,雄浑地吆喝声中从天而降…… 这是张五十年代初的老照片,是我在下街拆迁的纸箱厂后面随手拍下来的,钩沉出了半个多世纪小镇的厚重的历史文化…… 陬市文化馆始建于一九五三年,是桃源县第一个建站的乡镇黎向荣是第一任文化站的站长,文化站的宗旨是服务于群众文化生活,除有图书文体活动外,同时组建了业娱文艺宣传队,有二十多人,弹指一挥间,这些老人均已耄耋之年了,健在的也许廖廖无几了 我比他们虽小十余岁,也已步入了老年行列。

他们说上世纪五十年代一把火从大码头烧到了原区政府止,这一段就成了无法修复的火场坪了失火原因是印刷厂会计寒夜做账烤火引起的,被烧挨小河的一边公家建了一幢工寓房,对面就做了娱乐广场。

广场正中建了个戏台,两边傍右是手工业联社办事处,左边就建了文化馆文化馆三间两进,中间置了乒乓球桌,两厢一边是阅览室,一边是文体器材贮存室和管理员办公室。
那年代没有什么娱乐活动,每到星期天我就缩在文化馆里,爬在固定的人字型书桌上静心翻看杂志在那儿一呆就是多半天,临走时再凭借书证借一本小说, 小镇依托沅水百业兴旺,人气红火,只要肯下力气就能挣碗饭吃,沅水木材水运局在小镇是常德最大的税利大户,蔑缆社则是镇上的支柱产业,他们都是专为河下服务的盈利单位手工行业铁器、蔑器等也是河下不可缺少的。
有名气的商贸店铺有谭大倫、茂源、悦新绸布店,小作坊染织的京兰竹布、胶兰土布,色彩艳丽耐用,特别受客户的欢迎。

这里还有驰名的桂花洋糖来这儿经商返途的每个客人返程时多少都要带些本地土特产回去。
小镇八十年代前的税利在桃源一直处于领先地位,夏天每到晚饭后人们摇着蒲扇子,挤在广场人堆里,津津乐道地看着球赛,陬市蓝球队因有文化站的支持组织,加之刘付高和庄中宇这两人的球技,那可是赶鸭子上架——呱呱叫!两人均在1.75米以上的个头,老刘部队转业时就是八一球队的预选员。
在球场两人灵活地抢占有利地形,在各据一角时,老刘一个招呼随手一扬,那球就滴溜溜地射向对面,老庄一个纵步弹跳球已到手,回身三步一跨,随着观者亢奋的喝采声,球已落了篮筐里。
老刘甩过去的球强劲疾风似如弹头,除了老庄外还真没人能接得住。
晚夕的余热把球场蒸腾得热烘烘的,场上场下每个人汗流如洗。

观者起劲的呐喊助威,洒出的汗水似乎比参赛者还要多,把场面拱得一浪高过一浪喜欢健身或好静的,则在另一边的单杠双杠上翻腾着。

玩劣戏闹的少儿喜欢围着卖槟榔的徐瞎子眦着小嘴听他唱:“哎,槟榔呀!槟榔呀!吃了我的槟榔哩,心跳眼热脸发红啦!”一个槟榔他能唱出十多个花样来。

每逢年节或开会广场就更热闹了,高音喇叭从戏台中心传出去,响遍了小镇每个角落如遇年节庆典活动,文化站便积极组织策划,各单位热烈响应当然最精彩的压台戏还是文化站的业余剧团,他们的剧目有《柜中缘》《陈妙常赶潘》《打渔杀家》《三娘教子》……那演出水平真可与专业剧团相媲美! 陬市更有一绝的是“亭子”,闻名遐迩“亭子”出游由一支大竹劈开分破打岀噼啪之声的响板队来维持秩序。

三班锣鼓嚓嚓锵,喇叭吹得呜呀呜呀,高翘队装扮成戏剧形象,在“亭子”两边做出各种滑稽的动作,“亭子”造型多姿多彩,以一人高为一层,最高至五层,分为几个头。
小孩扮成古典名剧人物,如三国中的刘备、关公、张飞,西游记中的师徒等。

腿脚被绑在铁杆头上,外用戏装来掩饰站在刀尖上的造型,就是用一支假鞋把小孩绑连在导具刀尖上的,在八个壮汉抬行下颤巍巍的,那造型栩栩如生,令人惊叹不已! 几十年的时光轮回,陬市文化站自黎向荣之后不知继任了多少个站长在历史的长河中,文化站曾给人们带来了无限的乐趣。
沅河文化在人们记忆的深处永远也抹不去:西禅寺的晨钟,东林寺的暮鼓。

沅水飘浮的白帆,船工的号子。
簰筏在簰估佬的“歪哟……哦嗬……啊哦嗬呀……”那高亢粗犷雄浑的吆喝声从天而降……
上一篇:
下一篇:

张晓风《敬畏生命》

正午十二点

飞扬的风

一笑了之 阜新新闻网

我的大东北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