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广告

白杨树

编辑:散文精选发表日期:浏览:4

热门搜索 白杨树  父亲  白杨树散文 

清晨的阳光打着亮哨闪过路边林立的白杨树像一个孩子似的蹲下身子捡拾着落叶这是一条城市公园里难得的自然的不施粉饰的小路。

黑黄的土路不过两米见宽,缓缓地向前延展着犹如一个着黑色道袍的仙道,将静思冥想的空灵幻化在有形与无形之间。
散落的或灰白或浅绿或淡黄的心型叶片亲吻着大地,想必是被昨夜秋风述说的故事摇曳下的滴滴泪水,竟然潮湿了这条宁静安详的小路这条小路有多少相依相伴的情侣情意绵绵地走过,这条小路有多少相亲相爱的家庭手牵着手走过,这条小路有多少朝起霞落的老者慢慢地走过……… 是一条小路,也是一个永远没有掌声的舞台,来到这里的演者或许是为了逃避喧嚣,或许是为了躲避注目,或许是为了寻找温馨,或许是为了寻得一丝安静……或许还有很多很多,而这种种的或许犹如山谷里流淌的溪水,每分每秒在眼前流过的皆是新鲜的,明澈的,清凉而甘甜的,只有那溪水下被溪水冲刷的石头光滑而闪亮地悠悠然地躺在那里,尽情地享受着大自然的恩泽。

这种恩泽的享受不就是这条小路的泥土吗?不就是这路边棵棵粗大的白杨树吗? 灰白的躯干粗大而直挺,一直向上,就像那已经撤离支架马上点火升空的火箭,给人以仰望,给人以惊叹,给人以期盼,给人以神圣,给人以神思……这长长的高高的躯干不曾被人修剪过,却是直直的,犹如一个个俊朗的小伙穿着白色的西装,挺胸昂头,在霞光的映照下焕发着一种意气风发,焕发着一种盎然生机,焕发着一种不屈的斗志,就连那高高挺起的枝杈也是向上,一直向上……是一种魔力还是蓝天的召唤?一种强大的感染力就像佛家的圣手摸顶过,有了神的灵气,有了神的祝福,竟然漫然着依旧站在枝杈上的叶片,感知枝杈那丝丝的脉管里流淌脉脉血液的温馨,感知这深秋的浓浓的爱意,微微泛黄的叶片支愣着耳朵在聆听,聆听着秋风的叮咛,聆听着朝霞的慰藉,聆听着蓝天的相约………没有天下不散的宴席,在紧握的手也会分开。

惜别之情,惜别之幕,不仅仅在人间无数的演绎,就在这大自然中也无时无刻不在演绎,就像这朝霞弹奏的晨曲,在清新明朗中孕育着晚霞的余晖叶落归根,是一种结束,也是一种开始;是一种给予,也是一种轮回;是从一种希望到另一种完美的过渡,生命的意义不就在于过程吗?将此种有意义的生命赋予这挺直的白杨的躯干岂不是一件幸事?!这圆粗的躯干会有怎样的年轮?一圈又一圈,一年又一年,经历多少风霜雪雨,承载着多少酸甜苦辣,也许他自己也记得不是很清楚,可他依旧是屹立在这片土地上,像卫士一样守卫着这片净土,坚贞而不屈……… 在这明媚的清晨,在这城市的净林,在这喧嚣中的沉静,在这晨光束束天真无邪的眼眸中,一位身着黑色半大衣,胸前围着深红色的围巾,高挑的鼻梁子上架着一副近视眼镜的中年男子沐浴在这片晨起的片刻遐思中……… 昨夜伴儿子苦读的下眼袋又增加了些色晕,略带疲倦的眼神散步在这白杨树下的小路他尽情地呼吸着清晨吐出的清新,舒展着上肢,努力让愉悦的恬静弹奏出高山流水的清音 他有一个正在念高一的儿子,有一个为高考拼搏的儿子,有一个为高考不得不起朝爬半夜的儿子,千军万马过独木桥是出于一种无奈,作为一个普普通通的家庭可供理想的选择是较为单一的。
只有通过高考,考上一所理想的院校,才能描绘下一步的人生。
孩子懂得,作为家长懂得,残酷的现实必须付出残酷的代价代价,是以牺牲青春成长发育为代价的每日起得早睡得晚,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作为家长,能帮些什么?只能在伙食上尽可能的给孩子做些顺口,喜欢吃的,有营养的;只能坐在孩子身边挑灯陪伴,让孩子觉得自己不是孤独的堂吉诃德,还有自己的爸妈在同他一起奋斗!想到昨晚帮儿子一起解决了一道数学题,儿子佩服的大拇哥;想到今朝儿子吃着他早早起来做的手杆面直夸好吃的笑容;想到三年后儿子接到录取通知书的欣喜,孩他妈欣喜的泪水……这位中年男子的深眸流溢出憧憬而幸福的笑容,手情不自禁的拍了拍白杨树的躯干,他希望自己的儿子也能如这白杨树般笔直而坚挺地成长,高高地撑起头顶蓝蓝的天,白白的云, 中年男子抬起头透过那不再浓密不再浓绿的叶片,天真的很蓝,很清每个人的头顶都有一片天,都有自己的解读,自己的滋味,儿孙自有儿孙福,作为家长我们尽到了责任尽到了义务加之自己的努力,一定会撑起一片天的。
中年男子低下头看了看表,今天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他自言自语地告诫着自己:“无论怎样忙今天一定要抽出时间去看看自己的父母” 父亲因血栓加之小脑萎缩卧床多年了,都是母亲在照看,像照看一个婴儿般日复着日子,年复着年,这里面的辛劳只有自己的母亲能真真的体会,看着母亲额上的皱纹,看着母亲一勺一勺喂父亲流食,看着母亲那日渐弯的背,看着父亲那双呆滞的眼神………不禁人让想到那句俗语:“夫妻老来伴”。
父亲虽然被病魔驱使着,虽然不知现在的一切,可父亲必竟是由自己的老伴在一心一意地照料着母亲已经是六十多岁的人了,身体也不好,加之这没早没晚的辛劳,血压一直很高今天去给母亲量一量血压,看看咋样每每叮嘱自己的母亲要按时服药,要注意自己的身体时,母亲就会说:“知道了,我得好好的,不然你爸爸咋办,你们咋办?……”每每听到这句话,中年男子的眼泪就会在眼圈里深含着,不让流出,他知道这个家是母亲在撑着,在用自己的坚强意念在撑着,在用自己对丈夫的爱对儿女的爱在撑着……他忽然觉得母亲那矮小的身躯竟也如这白杨树一样高大,一样伟岸,一样令人敬佩……… 中年男子再次用手拍打这白杨树的躯干,虽然灰白的表皮不是光滑,但是它是厚重的,是硬朗的………我们每一个人不都应该如白杨树般吗?! 写于201211029:49 赞 (散文编辑:江南风),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https://www.wntzx.cn/80421.html
标签: 白杨树  父亲  白杨树散文 
标题:白杨树
上一篇:
下一篇:

散文蝉

蝉(卢玮銮著文章)

冬日断想

享受阅读之美

张晓风《敬畏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