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广告

纪实散文《累 并快乐着》

编辑:散文精选发表日期:浏览:13

热门搜索 法律  法制  巴中市中心医院  纪实性散文 

说起陪审员杨青光,他的事迹可谓远近闻名,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打从干陪审员那天起,他与人民陪审工作已结缘25年了,如今已73岁高龄的他,虽然大多时候已不在一线参与案件庭审,但他依然时时以一名人民陪审员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处处发挥他曾经作为人民陪审员的优势和特色,依然战斗在司法工作的最前沿,活跃在最基层。
他是一名无怨无悔的矛盾纠纷“消防员”和法律“宣传员”。

很多人视矛盾纠纷如“瘟神”,唯恐避之而不及,就连一些常年在基层摸爬滚打的干部遇到了也难免总是绕道走,而他总喜欢寻些矛盾纠纷来化解,并以此为乐,久而久之,远乡近邻有个矛盾纠纷什么的也就找上门来了。
20多年来,他参与或主持调解了大大小小的纠纷800余件,涉及当事人上千人,至今还没有哪一位当事人说不服的他说,他累着,但快乐着,他仿佛来到这个世上,就是为了平息纠纷,化解矛盾。
今年3月的一天中午,刚从东城办事处鼓楼社区调解一个纠纷回到家中的杨青光,本想吃了午饭,中午准备一些资料,下午好到佛阳社区搞一场义务法律宣讲不想,开门却见到一位在家已等候多时的当事人,看来这个中午又没得休息的了 找上门来的是巴中市江北办事处一村一社村民成某成某自述2014年春节前换届选举自己“以61票当选社长”,村支部书记也当场宣布了选举结果,自己也“走马上任”了近一个月,但有一天,村支书又突然找到他说,那天的选举结果作废,年后要重新选举为此,他多次上访市、区政府及民政部门,但都没有结果如今他找到杨青光,要他替他写份诉状,他要告村“两委”和江北办事处,成某越说越气愤,并扬言:不告倒一两个人,他誓不为人,他决不罢休, 见来者情绪很大,老杨忙给他添茶、递烟,再三叫他先消消气,然后问了他两个问题:一个是应该参加选举选民人数是多少?另一个是当天实到参加选举的选民又是多少?成某说:应到选民380人,实到选民120人。
“对了,问题就在这里!”老杨说:“参加选举的实到选民数如果占应到选民数的比例不过半,选举结果视为无效,也就是说你所谓选举出来的“社长”是无效的”听到这里,成某傻了,他说:“他上访了这么多次,没有人理他,更没有人告诉他这关键的一点”。
见他情绪稳定了,老杨随即又向他讲了有关选举法知识及我国的信访条例 听了老杨的劝导,窝在成某心中数日的“火”一下子便消了。

老杨就是这样,面对矛盾纠纷,总能一下子抓住矛盾焦点和问题核心。
他说:这是他多年调解实践练就的一双“火眼金睛” 2011年6月,原巴州区(现恩阳区)柳林镇人杨某在巴达高速公路建设工地上务工受伤,后经巴州区法院主持调解,由施工方一次性赔偿杨大石伤残费等90余万元,之后,杨大石再次病发到巴中市中心医院住院治疗在治疗期间,伤势加重,病情逐渐恶化,终致瘫痪成植物人,其妻青某认为市中心医院亦有过错,遂多次上访市、区政府及卫生、信访等相关部门,但得到的回复她都不满意。

一天,经人介绍,青某找到了老杨,准备求老杨写份诉状将巴中市中心医院及主治医生告上法院经了解,杨某在巴中市中心医院住院治疗,医院未出具出入院证明,无处方及病历,患者尚欠医院方医药费2万元, 老杨一锤定音,告诉青某:“你这个官司没得打!因为你缺乏证据”老杨随即向青某讲了打官司必须具备的条件,什么样的纠纷可以打官司,什么样的纠纷又不宜打官司。
一番劝解之后,青某终于说出了事情的真相:都是陈某某(代理人)怂恿她说应该打官司,还收了她2000元代理费老杨立马拨通了巴州区司法局长的热线电话,向他反映了这个情况,司法局长电话中表示,立即责成陈某某向青某全额退还违规收取的代理费。

最后,老杨告诉青某:“前次法院调解的结果,你们家获得了90万元的巨额赔偿,已包含了残疾赔偿金、护理费等,就不要再无理取闹了,安心在家护理病人”,青某表示,再也不会上访了 巴中城二环路工程建设中需拆迁成某家祖坟,成某家因此获得8000元(含迁葬费、苗木费)赔偿,成某领款后独自一人享用,未给出嫁的姐姐分享,他的理由姐姐是抱养女,且已出嫁。

成某姐得知后,十分气愤,上门求老杨写诉状,扬言与弟弟对簿公堂,把是非曲直弄个明白。

老杨说:先不要着急打官司,打官司有伤姐弟和气,还是先找你弟弟坐下来,推心置腹谈一谈,一家人不要为了区区几千元而闹得不愉快, 姐弟二人都到了老杨家里,老杨的家早已习惯成了“调解室”。

听了双方的陈述后,老杨以一个长者身份严肃批评了成某的错误、做法,成某也当面向姐姐承认了错误,姐姐当年照护弟弟上学读书、成家立业,弟弟本应感恩,多分1000元给姐姐;而姐姐家庭经济条件较好一些,姐姐表示愿多分给一些给弟弟,自己得3000元,弟弟得5000元,迁葬费用3000元全部由姐姐承担 调解达成协议后,弟弟当时便兑现给姐姐现金3000元,姐弟俩终于重归于好,双方嬉笑而别。

姐弟俩走后,已是深夜11点,老杨匆匆吃了点夜宵,便走进了书房,他说:明天应邀要到某社区给社区干部讲一堂调解技能课,他得再好好琢磨一下讲稿。

上一篇:
下一篇:

成长回眸-600字-魔方格

回眸 散文诗

回眸2017 -美文故事-散文日志随笔- 文章阅读网

回眸2016

果洛咨询信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