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广告

名家写的思乡散文

编辑:散文精选发表日期:浏览:16

热门搜索 散文  小燕子  我的故乡  思乡散文 

我只在故乡呆了六年,以后就离乡背井漂泊天涯,在济南住了十多年,在北京度过四年,又回到济南呆了一年,然后在欧洲住了十一年,重又回到北京,到现在已经十多年了在这期间,我曾到过世界上将进三十个国家,我看过许许多多的月亮 在风光旖旎的瑞士莱芒湖上,在平沙无垠的非洲大沙漠中,在碧波万顷的大海中,在巍峨雄奇的高山上,我都看到过月亮,这些月亮应该说都是美妙绝伦的,我都异常喜欢。
但是,看到他们,我立刻就想到我故乡中那个苇坑上面和水中的那个小月亮, 对比之下,无论如何我也感到,这些广阔世界的大月亮,万万比不上我那心爱的小月亮。
不管我离开我的故乡多少万里,我的心立刻就飞来了我的小月亮,我永远忘不掉你! 见月思乡,已经成为我经常的经历。

思乡之病,说不上是苦是乐,其中有追忆,有惆怅,有留恋,有惋惜,流光如逝,时不再来在微苦中实有甜美在月是故乡明,我什么时候能够再看到我故乡的月亮呀!我怅望南天,心飞向故里。

我怀念从故乡的后山流下来,流过榕树旁的清澈的小溪,溪水中彩色的鹅卵石,到溪畔洗衣和汲水的少女,在水面嘎嘎嘎地追逐欢笑的鸭子;我怀念榕树下洁白的石桥,桥头兀立的刻字的石碑,桥栏杆上被人抚摸光滑了的小石狮子。

那汩汩的溪水流走了我童年的岁月,那古老的石桥镌刻着我深深的记忆,记忆里的故事有榕树的叶子一样多…… 站在桥头的两棵老榕树,一棵直立,枝叶茂盛;另一棵却长成奇异的S形,苍虬多筋的树干斜伸向溪中,我们称它为“驼背”,更特别的是它弯曲的这一段树心被烧空了,形成丈多长平方的凹槽,而它仍然顽强地活着,横过溪面,昂起头来,把浓密的枝叶伸向蓝天, 使人留恋的还有铺在榕树下的长长的石板条,夏日里,那是农人们的“宝座”和“凉床”。

每当中午,亚热带强烈的阳光令屋内如焚、土地冒烟,惟有这两棵高大的榕树撑开遮天巨伞,抗拒迫人的酷热,洒落一地阴凉,让晒得黝黑的农人们踏着发烫的石板路到这里透一口气。
傍晚,人们在一天辛劳后,躺在用溪水过的石板上,享受习习的晚风,漫无边际地讲三国、说水浒,从远近奇闻谈到农作物的长势和收成……高兴时,还也人拉起胡琴,用粗犷的喉咙唱几段充满原野风味的小曲,在苦涩的日子里寻一点短暂的安慰和满足。

小燕子却从容的憩着了它们展开了双翼,身子一落,落在海面上了,双翼如浮圈似的支持着体重,活是一只乌黑的小水禽,在随波上下的浮着,又安闲,又舒适,海是它们那么安好的家,我们真是想不到。

在故乡,我们还会想象得到我们的小燕子是这样的一个海上英雄么? 海水仍是平贴无波,许多绝小绝小的海鱼,为我们的船所惊动,群向远处窜去;随了它们飞窜着,水面起了一条条的长痕,正如我们当孩子时之用瓦片打水漂在水面所划起的长痕这小鱼是我们小燕子的粮食么? 小燕子在海面上斜掠着,浮憩着,它们果是我们故乡的小燕子么?啊,乡愁呀,如轻烟似的乡愁呀! 我是从十二岁,离开故乡的但有时出来,有时回去,老家还是我固定的窠巢,游子的归宿。
中年以后,则在外之日多,居家之日少,且经战乱,行居无定及至晚年,不管怎样说和如何想,回老家去住,是不可能的了。

是的,从我这一辈起,我这一家人,就要流落异乡了人对故乡,感情是难以割断的,而且会越来越萦绕在意识的深处,形成不断的梦境 那里的河流,确已经干了,但风沙还是熟悉的;屋顶上的炊烟不见了,灶下做饭的人,也早已不在,老屋顶上长着很高的草,破漏不堪;村人故旧,都指点着说:“这一家人,都到外面去了,不再回来了。

”我越来越思念我的故乡,也越来越尊重我的故乡 更多的时候,我会凝神默想着那遥远的冰雪之地想起笼罩在雾霭中的幽蓝色的小兴安岭群山踏着没膝深的雪地进山去,灌木林里尚未封冻的山泉一路叮咚欢歌,偶有暖泉顺坡溢流,便把低洼地的塔头墩子水晶一般封存,可窥见冰层下碧玉般的青草, 山里无风的日子,静谧的柞树林中轻轻慢慢地飘着小清雪,落在头巾上,不化,一会儿就亮晶晶地披了一肩,是雪女王送你的礼物,若闭上眼睛,能听见雪花亲吻着树叶的声音。
那是我21岁的生命中,第一次发现原来落雪有声,如桑蚕啜叶,婴童吮乳,声声有情 我19岁便离开了我的出生地杭州城,走向遥远而寒冷的北大荒那时我曾日夜思念我的西湖,我的故园在温暖的南方,,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https://www.wntzx.cn/81275.html
标签: 散文  小燕子  我的故乡  思乡散文 
标题:名家写的思乡散文
上一篇:
下一篇:

一个爱养花的灵魂散文

爱是心灵深处最美的花朵散文

最感悟的心灵散文

心灵的一次快乐旅行——读毕淑敏散文集《心灵的盛宴》-中国煤矿文化网

懂生活的人,不应该错过这5本治愈心灵的散文集